六合图库开奖现场

襄陽:如何成為湖北唯一不“封城”的地級市

(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創,限時免費閱讀中)

2020年1月25日,湖北省襄陽市,航拍一處新能源公交車停車場,只見一輛輛公交汽車整齊停放,有些還正在充電。 (IC photo/圖)

雖不“封城”,但襄陽已基本達到“封城”的效果,雖沒有對私家車實行禁行,但在近日襄陽市的主干道上已很少看到私家車。

景洪等地鬧出“封城烏龍”后,已有多地對外宣布不會“封城”。

劉麗是湖北襄陽一名公交車司機,2020年1月27日6:15,她駕駛首班車離開站臺,一直到終點站,都只有1名乘客。她開始第二班駕駛時,車上的乘客有10人左右,對于那條熱門線路來說,這個數字是“非常少”的。

面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公交公司已減少春節期間的公交車班次。除夕晚上,劉麗收到通知,她所在的那條線路只保持4輛車運行,壓減了超過一半的班次。

盡管公交車班次被壓縮,但在湖北,襄陽目前還是唯一沒有“封城”的地級市,市內公共交通仍正常運轉。

“交通管制的措施是根據疫情防控的實際情況推進的”,江偉兵在襄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負責新聞發布工作,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襄陽沒有像省內其他城市那樣“封城”,是為了在“健康安全”的前提下,維持城區基本正常秩序。

“不一定非要借鑒其他城市的做法”

在江偉兵看來,襄陽雖未“封城”,但周邊縣市已加強了對出城的管控,襄陽在湖北基本上已處于“隔離”的狀態。他希望不“封城”能讓市民的情緒趨于穩定、減少恐慌,“這對防控疫情也有好處”。

襄陽是湖北13個市(州)中,最后一個出現確診病例的,時間是2020年1月24日。

前一天,武漢已宣布“封城”,其他市(州)緊隨其后,截至1月24日晚間,除襄陽之外,湖北其他各市(州),均已采取“封城”措施,停掉了長途客運和市區公共交通。

24日晚間的社交平臺上,也有網友傳出襄陽即將“封城”的消息。次日,襄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高調”辟謠,指網傳消息不實。

指揮部有關負責人曾公開表示,襄陽沒有完全封閉所有交通,是“經過反復研究、謹慎研判做出的決定”。是為了在保“健康安全”前提下保“基本運轉”,維持城區民生基本正常秩序,避免出現確需應急市民“無車可乘”的情況。

襄陽防控指揮部還設立了一項機制,要求媒體在發布疫情的相關信息后,每天收集、匯總后臺的網友評論,并反饋到指揮部。江偉兵稱,不少襄陽網友提出了公共交通對工作生活的必要性。

“不一定非要借鑒哪個城市的做法。”江偉兵說,襄陽是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和市民的需求,作出了應對方案。他進一步解釋,公交車停運會帶來很多不方便,“醫護下班后回家都回不了,另外還有一部分孕婦或者老人,需要定期到醫院做例行檢查,有乘坐公共交通的需要”。襄陽公交車目前減半運營,同時,沒有禁行機動車,私家車可以正常上路。

不“封城”還考慮到襄陽是一個交通要塞,封閉全部交通會對周邊地區產生不小的影響。

襄陽的GDP在湖北省內僅次于武漢,是鄂西北三省毗鄰區域最大的城市,有六百多萬人口,轄區面積近2萬平方公里。自古即為交通要塞,漢丹、焦柳、襄渝三條鐵路和武西、鄭萬兩高鐵都在襄陽交匯。

江偉兵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雖不“封城”,但襄陽已基本達到“封城”的效果,雖沒有對私家車實行禁行,但在近日襄陽市的主干道上已很少看到私家車,“居民們非必要已經不會出門了”。

管制逐步加碼

周楓在襄陽一市直機關工作,被安排在正月初二值班,當天上午,她愛人開車送她去了工作單位,一家人在私家車中還都戴著口罩。她一路上“也沒看到幾輛私家車”。

不坐私家車的市民必須戴口罩才能乘公交車,劉麗說這是公司的要求,車輛運行時也不能開空調,每輛車都要開窗通風。

公交不停運,但不是沒有交通管制措施,直至1月28日,襄陽還在陸續出臺相關交通管制措施,截至這一天,襄陽全市累計有確診病例70例、疑似病例210例。

管制措施是陸續上馬的,并非一步到位。

1月25日,襄陽就“封城”消息進行辟謠的當天,防控指揮部宣布暫停通往襄陽市域以外的長途客運汽車,并從次日開始取消襄陽劉集機場所有客運航班。

前一天,襄陽市高鐵站已大幅減少運送班列,由平時每天109列減少到19列,僅保留北京、煙臺兩地往返高鐵車次。

目前,指揮部還未完全關閉高速公路出入口和國道、省道出入口,但在各高速路口全部設置了管控點和綠色通道,“除救助保障和生活物資等工作車輛、應急車輛外,一律進行勸阻”。

江偉兵向南方周末記者解釋了襄陽管制逐步加碼的原因:在疫情暴發之初,市區內的醫用物資和居民生活用品都還沒有完全儲備到位,“我們還是要給物資留通道”,江偉兵提到了其他地市“封城”后出現的問題,“有些地方封城后捐贈的物資都進不去。”

此外有些逐步加碼的管制措施,是后來在上級要求下才實施的,如機場就是全省統一要求停飛的。

盡管襄陽已表示不“封城”,但在其他城市相繼“封城”的趨勢下,也有不少人提前結束假期,離開襄陽。在西南某省份工作的程御,在武漢“封城”的當天,馬上買了機票,帶著全家離開襄陽,到他的工作地過年。程御一方面擔心突然“封城”,會影響年后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對襄陽的疫情發展抱有恐慌。

多地官宣不“封城”

武漢及湖北其他多個地市實施“封城”后,部分城市曾將“封城”納入防控疫情的工作舉措之一,也引發了不小爭議。

2020年1月25日之后,不少城市明確表示不“封城”。當天,一份顯示云南景洪市即將“封城”的通告文件在網絡上流傳。當地隨即發布通報,稱網絡上傳播的文件并非規范性文件,尚處于討論階段,未正式對外公布實施,經過討論已決定暫不實施“封城”。

次日11時許,面對“封城”的傳言,杭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疫指揮部”明確表示不“封城”。

1月26日下午,針對部分地區為防疫阻斷道路的情況,交通運輸部副部長劉小明在新聞發布會上作出了回應,表示能理解“守土有責”的想法,但從交通運輸上看,應該按照“一斷三不斷”的原則:堅決阻斷病毒傳播渠道,公路交通網絡不能斷,應急運輸綠色通道不能斷,必要的群眾生產生活物資通道不能斷。

實際上,在景洪等地鬧出“封城烏龍”后,已有多地對外宣布不會“封城”。

1月26日下午,北京市交通委新聞發言人容軍表示,“對外交通基本正常,沒有封城,也不會封城。”1月27日召開的廣東省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廣東省副省長張光軍明確表示,廣東各地均不會“封城”。

(應采訪對象要求,劉麗、周楓、程御為化名)

六合图库开奖现场 竞彩半全场稳赚技巧 政府鼓励个体投资电影 秒速时时彩走势新闻 股票配资论坛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斗棋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东北麻将技巧 快乐12开奖结果查 安徽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