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图库开奖现场

尋人啟事:密切接觸者是怎樣排查出來的?

(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創,限時免費閱讀中)

媒體找人和實名制尋人是同步進行的,但實名制尋人需要很多手續——衛生部門并不掌握乘客信息,需將要求報送給省疾控中心,后者聯系省聯控聯防機制單位,由他們負責尋找,最后再把相關信息反饋回地方。

對于“密切接觸者”,內部規范文件只要求尋找患者同排以及前后兩排的乘客,但為將傳染風險降至最低,有地區將范圍擴大至整節車廂,甚至整個車次或航班。

各地對確診患者的信息公開程度也不一樣。“總體來說,個人信息及工作單位不宜太具體,更不能列出人名、身份證號、電話號碼等。”

1月28日,北京西站北二樓大廳,車站加強對工作人員的防護和對旅客的檢測,及時對站內進行消毒,保障旅客生命安全。 (新華社 任超/圖)

為控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根據每一例確診病患的移動路線尋找密切接觸者,落實居家隔離觀察,已成疫情防控的關鍵一步。

不完全統計顯示,截至1月28日晚,全國至少有117趟火車、35架航班和3條地鐵線路正在“緊急尋找”確診患者的同行乘客。

焦慮不斷升級,但冗雜、分散的信息不便查詢,備受吐槽。“為什么不通過實名制購票信息直接找到旅客,還要在網上轉發找人?”不少人表示疑惑。

多地疾控中心工作人員向南方周末記者證實,媒體找人和實名制尋人是同步進行的。“但實名制尋人需要很多手續,所以第一時間就把信息發出去了,希望有乘客主動聯系。”蘇州市疾控中心一位工作人員說,此外,鐵路上有部分無座乘客可能走到該車廂,實名制購票信息難以找到。

考慮到“求擴散”的尋人帖挨個比對非常不便,2020年1月27日晚11點,由7位程序員自發開發的“2019-nCoV新型肺炎確診患者相同行程查詢工具”正式上線。一位開發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該查詢工具上線未滿20小時即獲得了100多萬訪問量,兩度優化服務器仍被擠癱。

實名制找人,靠譜但費時

“潛伏期也有可能傳染給其他人,所以在接觸病源的14天以內,我們要對他進行醫學觀察和相對隔離。”1月25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說。

確診患者后,關于其行動路線的追溯將正式啟動。找到與他們同行的密切接觸者,監控這些“高危人群”的健康狀況,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

按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可疑暴露者和密切接觸者管理方案(第二版)》的規定:與病例乘坐同一交通工具并有近距離接觸人員,包括在交通工具上照料護理過病人的人員;該病人的同行人員(家人、同事、朋友等);經調查評估后發現有可能近距離接觸病人的其他乘客和乘務人員,均屬于病例的密切接觸者。

鐵路部門表示,凡列車上發現發熱旅客的,各地防疫部門均可向當地鐵路部門提出,鐵路單位通過12306實名制信息,查找發熱旅客同車廂旅客信息,提供給防疫部門。

以蘇州為例,1月26日23點12分,蘇州市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領導小組”發布緊急通告,急尋1月22日G1766次16車乘客。該車廂有乘客被確診,通告要求同車乘客致電蘇州市疾控中心應急電話。值班人員稱,當天夜里就有乘客致電聯系,截至27日16點,有近10名乘客與疾控中心取得聯系。

相比旅客自行上報,依靠實名制購票信息尋找同行乘客顯然更加靠譜。1月25日15點55分,平遙縣人民政府官網發布緊急通告稱,1月20日晚20時,由太原開往平遙的機場中巴(車牌號:晉C60695)中發現確診病例,要求同乘人員向當地村委會、鄉鎮衛生院或者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報告,并做好自我隔離。

“主動告知的還是少,最后還是依靠縣政府協調,通過實名制找到的乘客比較多。”當地工作人員說,通告發出6小時內,乘客已全部找到,均已采取居家隔離措施。

淄博市疾控中心傳染病防治所的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同車廂乘客的登記信息,衛生部門并不掌握,需將相關的信息報送給省疾控中心,后者聯系省聯控聯防機制單位,由他們負責尋找,最后再把相關的信息反饋回地方。盡管工作人員已緊急加班工作,這一套信息傳輸流程仍需一定時間。

地毯式追蹤

“每天要測兩次體溫,分別向工作單位、街道辦事處和轄區疾控中心報告健康狀況。”家在青島的王昀(化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因21日與一位確診患者搭乘同一航班,他已居家隔離數天,目前沒有任何不適癥狀,但每次看體溫測試結果,內心仍很忐忑。

王昀說,1月18日和19日兩天,武漢市通報的新增病例僅136例,“沒感覺那么厲害”。他在機場買了口罩,候機和乘機的時候都一直戴著。

25日,他突然接到單位電話,需要他居家隔離半個月,不要出門。隨后疾控部門也電話通知他居家隔離,每天測體溫2次并上報,“并沒有人告訴我搭乘的航班上發現了確診患者,是我自己從微信上看到的。”王昀回憶說,當時在飛機上他坐在第一排,確診患者坐在第十排,距離比較遠,他還是比較擔心。

盡管有證據顯示,并非所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都會發燒,但疫情當前,人們的喜憂驚懼被一只小小的溫度計支配。在全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后,基層社區正被廣泛動員。每一個人的體溫及健康信息,都將扁平成表格里的一條上報數據。

1月27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目前疫情防控正處于關鍵時刻,必須充分發揮基層社區包括農村社區的動員能力。地毯式的追蹤、網格化的管理正在推進。

1月27日,在西安地鐵二號線大明宮西站,工作人員對安檢設備進行消毒。 (新華社記者 張博文/圖)

為尋找武漢歸來者、病患密切接觸者等“高危人群”,除在媒體上發布疫情信息尋找相關同行乘客外,各地政府也各出奇招,瞞報漏報需查缺補漏,追蹤信息也更加細致。

1月28日,河北省石家莊市懸賞2000元舉報武漢歸來漏登記人員;山西陽泉甚至開始尋找1月22日14時30分-17時在市政府洗浴中心男澡堂洗澡的市民及搓澡工,因為一名確診患者曾在此洗過澡。

多大范圍算“密切接觸者”?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尋找同行乘客的信息多為終點站城市所發,但是沿途停靠的站點城市卻鮮少見到信息通知。

安徽省本地媒體《新安晚報》從1月25日開始陸續發布有確診患者乘坐的車輛信息,截至1月27日,共有列車、大巴等7個車次信息。南方周末記者整理發現,其中6個車次途經阜陽、六安、亳州、合肥等安徽各市,終點站均不在安徽省內,1個為公交乘車。《新安晚報》記者告知,列車信息是根據各地衛健委的信息和其他地區的報道(比如列車經停安徽地區)自行整理的。

南方周末記者搜索安徽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并未發現相關尋找同行乘客的信息。根據原報道中提供的省疾控中心聯系方式,南方周末記者27日晚聯系到值班人員,其表示并未接到收集患者同行乘客信息的要求。

而將多大范圍內的同行乘客列為“密切接觸者”,目前尚未有統一標準。

蘇州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內部規范文件只要求尋找患者同排以及前后兩排的乘客,但是我們擴大范圍到整個車廂,如果跟患者不在同一車廂,是不用擔心的。”

廣西壯族自治區衛健委則將整個車次或航班的乘客都列為“可疑對象”。 1月27日20點47分,廣西衛健委發布緊急通告稱,23名患者曾在1月13日-22日期間,乘坐7班列車、8個航班達到廣西多地,同行乘客共5594人,數量巨大。

南方周末記者與廣西衛健委聯系后,工作人員解釋,列車或者飛機中空氣流通性都較差,患者也可能會在不同車廂走動,“新冠肺炎”以呼吸道飛沫傳播為主,亦可通過接觸傳播,如果同行乘客接觸到被感染者污染的物品,再觸摸口鼻等,也可能會發生傳染。

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陸家海認為,為了將傳染降低到最小限度,“采取這種措施是有必要的”。

被撕扯的知情權和隱私權

2020年1月26日,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的數據令人揪心——因為春節和疫情的影響,有五百多萬人離開武漢。同行乘客有多少武漢人,是否有人已被確診,成了緩解焦慮的“剛需”。

1月27日晚11點,由7位程序員搭建的“2019-nCoV新型肺炎確診患者相同行程查詢工具”正式上線。輸入自己乘坐的交通工具、時間和地區,即可查詢到自己是否曾和確診者同行。

其中一位程序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上線不到一天,訪問量就突破了100萬,“服務器快扛不住了,我們一直在優化”。

絕大多數情況下,傳播病毒并非患者故意為之,但針對武漢人甚至整個湖北人的“惡意”卻在不斷蔓延,公眾知情權與患者隱私權不斷撕扯。

發現有乘客確診的航班,被網友稱為“空投病毒”;在尚未確診時,返程途中搭遍南京和青島多條地鐵線路的患者,也被罵上微博熱搜;有武漢出行歷史的市民或返鄉學生配合信息統計,轉眼個人信息就被泄露到網上,遭遇人肉搜索或被視為“潛在病毒”。

疫情發生以來,約從1月20日起,全國各省份衛健委陸續開始通過官網發布疫情通報。有人注意到,一些疫情通報詳細及時,但流露出患病者的姓氏、就職地點、居所所在的鎮等極易鎖定個人身份的信息。

“有人也不報自己的單位,上來就調查住址、電話和出行歷史,感覺我的信息被泄露了,已經報警。”一位被認定為同行“密切接觸者”,但并未按規定上報健康信息的乘客說。

“將這些密切接觸者個人信息泄露出去的行為,應該被追責。”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數字與移動治理實驗室主任鄭磊說。

就目前情況來看,哪些信息應該公開,哪些應該受到保護,并沒有明確標準,各地的處理情況及信息公開程度也不一樣。“總體來說,確診患者的個人信息及工作單位不宜太具體,更不能列出人名、身份證號、電話號碼等。”鄭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六合图库开奖现场 单机四人麻将免费版 中国足球直播 广融在线理财平台 策略宝 乐透游戏大厅下载 东方财富网上证指数吧 配资炒股找久联优配 沪深300股票指数 荣耀配资 免费麻将游戏单机版